图片 3

城市的摸样,便是承载了我十九年成长记忆的这个宜北小镇

  当我在地图上寻找的时候,只有将地图放大到极致,才能在上面找到一个小小的圆点,臧林村。如果说在每个人的生命里,总会与一个地方有着莫名的牵连,即使远走他乡,即使时隔数载,它都永远在那里,从来不曾忘怀。或许,这便是乡愁,是一个人,对一个地方最原生的眷恋。对我来说,这个地方,便是承载了我十九年成长记忆的这个宜北小镇。它有故事,那是属于我的故事。

即使我要离开父母为我打造的故乡,但我还是会回来看看我的家乡。

     
 远方的梦,远方的路,在这个城市的悲欢和幻影中,从不再回家的那天开始,变成了心中的一个看似遥不可及的远方。在那里,留驻着你长大的梦想,儿时的家和快乐。

     
 那时的我们还是一些从未踏入城市中的人们,在青山秀水,稻田环绕的偏僻山村中长大,那时的大人们,会告诉我们,城市的摸样,那是我们一直向往的地方。从此踏入征程,便再也不能清楚的记起家乡的每一条路,每一棵树的摸样。

图片 1

     
现在在城市中生活和打拼的人们总会有这样的说法,家乡,过节,回一趟家真的好难,虽然忙碌,却也总是在每个节日时想念家乡的泥土青草的味道。而我也是,但我却是在无数个说不清的夜晚,在梦中回到儿时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小屋中,发生着那时发生的故事,回忆着那时的快乐或不快乐的事情,在梦中总是会有留恋,醒来格外想念那时的小家,虽然对于那时的我们来说还停留在总会干些农活,日子却也过得充实和温暖,毕竟有家的地方才是最温暖的港湾。

     
那一天,家里的妹妹要结婚了,便有机会使我踏上了回家参加婚礼的路途,对于一个两三年没有回家的人来说,其实应该不知道有多么的激动,也许因为等待了很久,内心像湖水一样平静,因为回家,我想平淡地拾起所有的记忆,然后在离开的那一刻告诉自己,有一天我还会回来看你。

     
以前总觉得家乡在很难触及的遥远的地方,因为我是女生,所以总是在害怕有一天如果我远嫁他方的时候,是不是再也不能经常回来我的家乡看一看,看看那年迈的父母和家乡的老人们,那个满满装着成长回忆的地方,是不是就要被我无奈的丢弃,这个答案一直在我的梦里徘徊着,不得求解,心生不安,这是不是所谓的故乡情结,多愁善感。

     
回到了家乡,最熟悉的道路,最熟悉的方言,最熟悉的热情和亲切,一切都很幸福,平静的感受,慢慢的回忆,像一个即将老去的人在做着最后的慢电影回放。家乡的每一个人好像都很熟悉,只是多年未见,有的因为记忆不深已经叫不出名字,心中带着愧疚,只能怯怯地回复着他们的问候。

   
 参加热闹的婚礼,送上对妹妹最真实的祝福,希望我们所有的家人都能得到人生的幸福,健康美丽,和最爱的人一起携手共赴未来,也希望父母那一辈的人,能心有宽慰,不管生活是好是坏,健康就好,有家就好。

图片 2

     
吃了家乡最美味的饭菜,和家人们,和以前的儿时的朋友叙了不长不短的旧,总想弥补,想听到以前不知道的消息和故事,多年不在,你们是否已经变的很好。

     
家乡的夜很静,城市的夜也很静,三天的回乡之旅,好像让自己的心更加地坚定和平静,曾经读到过安妮宝贝《眠空》中一句印象很深刻的话,“人越长大变老,好像越是会想回到最初生命开始的地方,希望从起点到终点,都在同一个地方”,推荐大家去看这本书,里面你能看到作者对生活随手记录的很多感悟和想法,因为简单,才会收获最深的感动。

   
 生命中我们总是有很多的遗憾,但是原谅自己才是跟这个世界最好的和解,出嫁的女儿最美,父亲的心最不舍,我们都有对家人牵肠挂肚的心。

       
走过了想念的地方,见到了最想见的人,离开,不紧不慢,慢慢收起留恋,感受一路的辛劳,觉得再累也是值得,
从日落开车出发,汽车缓缓得驶离一直最想抵达的地方,没有遗憾,因为终于见到了你,便心生满足。回来的车上,他们在讨论,是不是现在的女儿嫁出去就很难见到了,很庆幸,我听到了一句很安慰的话,“现在的人都有车,只要有心,哪里都不遥远,无心,再近也是枉然”。

图片 3

     
 半夜迷糊得睡醒,家乡已在我身后,前面便是我已经变得熟悉的城市,原来它没有那么冷,它好像离我的家乡也不是那么遥远,不管哪座城市,在一起久了,我们都会生出不多不少的感情,愿以后的征程,我不辜负你,你也会温暖我,愿不管在哪父母能长伴身边,让我多爱你们一点,愿生活的人们都能为爱奔波,要在心里记得家乡永远在那,不走也不会遥远,有时间就可以回来踩踩家乡的泥土,见见家乡的人,那是我们生长的地方。

习近平总书记说过一句话:“无论树的影子有多长,根永远扎在土里。”没有故土就没有我们,没有乡愁我们就失去了根。每个人对故乡的想念,都牵扯着自己的生活轨迹,那些历历在目的记忆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和作者一样,我也是一个小镇成长过的青年,可以理解作者那种对故乡描写,那些小镇上的人物,仿佛看到成长过程的种种。而作为八零后生的小镇青年,内心都有一颗向往远方和自由的心,那种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心,就像花蜜之于蜜蜂,总引诱着你想出去看看。

  现在小镇的面貌不觉间就改变了许多,原来的青石板路铺上了青石子,有的地段浇上了水泥;街道两侧的房子有的改建成了新楼,有的老房子破旧不堪,早已不住人了;老茶馆、铁匠店已经歇业,一、二家剃头店、饭店还在勉强营业,但业主早就物是人非了;集贸市场搬到沿河的新街,特色肝病专科“汤氏诊所”也因故搬家分办;新修的宜金公路绕镇而过,公路上来自全国各地的车辆总是穿梭不停,但这些热闹景象也绕开了小镇,显得冷清了。回老家时,我总爱去老街看看,但眼前的景象与过去相差太远了,我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,这还是我记忆中的小镇吗?

有时侯觉得,故乡是回不去的了。

如果常年在外漂泊的你也累了,那就请回来吧。故乡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着,亲人的笑容依旧灿烂,桌上的饭菜早已备好。

这本书其实是一本散文集,但是刚看的时候还以为是小说,因为讲着作为福建海边小镇男青年的作者所遇到的遭遇和故事。

  古旧的阁楼,忙碌的车船,老家的石板路,儿时翻爬的老朴树,陡峭的石阶梯,长着青苔藓的老瓦房,这些点点滴滴,过往里的人和事,在小镇的背景里一点点地淡下去,以前很多热烈的场面安静了,许多人失去了音讯,许多人再也不会回来。也许往后的日子,小镇和其它的村庄一样,如人走茶凉,逐渐衰败,甚至荒废沦落到如一个普通村子一般大小,甚至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。

我的爸爸妈妈生活在这里,我的亲人们生活在这里,我想念他们。

”听说你们那的女孩子都想嫁出去,男孩子找老婆不容易,是这样吗?那地方怎么能住人呢,太穷了。”

一句是:“从本质上讲,我们都是失去家乡,又永远没办法抵达远方的人”

  在镇上成长,自己便也是小镇的一部分。初次意识到对故乡的怀念,是十几岁离开故乡跟随父亲在外求学的时候。每次离开,心里都有些留恋;每到周五,就开始想家,一发不可收拾,想念家中的亲人,想念黄昏炊烟里的村落和平静安祥的小镇,想念日夜流淌的中干河水,记忆中的小镇竟美得充满了一些诗意。在那样的年纪,竟然内心渐渐酝酿出莫名的伤感和忧郁来,而且这种思乡的情绪,随着岁月的流淌越发浓厚起来,哪怕是以前不在意的事,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温暖。

现在这些童年乐趣都成了深藏内心深处美好的回忆,环境的变了,人也变了,我们阻挡不了岁月的变化。

小时候特喜欢听这首歌,我家住在黄土高坡,长大后才懂得,黄土高坡永远都是我的家。

记得女作家柏邦妮在博客上写过一段话:“故乡,其实是一个永远也回不去的地方。因为,你的心已经变了。每次回到家里,初三天,紧绷的神经仍旧紧绷,要一周左右,才完全散淡下来,彻底放空自己。十天半个月,你觉得舒服无比。而半个月之后,你开始觉得无聊。是的,不好意思,父母相伴,但是你仍旧觉得无聊。你开始想念大城市的烟尘车声人际纷争,那起码是一个鲜活的世界。不要不承认,就像食肉动物,无法再食草一样。每一个出走的人,都以为自己随时可以回家。而这正是人生的悲剧:其实,家,在你转身离开的那个瞬间,已经永远无法抵达。而更大的悲剧,我想,在于,我们的父母其实无法进入我们现今构造的世界。这座盛大的城市,对他们来说,不如门口有条杨柳拂面的小河。”

  也许小镇的变化是自然的事情,也许是自己心理在作怪,既希望看到故乡的崭新变化,又在内心固守着它旧时的模样。

昨晚,想到回去,我的心像一块大石头压在胸口喘不过气的感觉。我这次回去,像我去年回江门时的情形一样。心里有恐慌,但又不得不前行。

虽说我的故乡属于丘壑地带,门前屋后都是四面环山,可终有人在那里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过着平凡的生活,养儿育女,传宗接代。因此,对于农村出生的我们来说,目前能做的便是努力去改变生活现状,而不是抱怨或者远离。

另一句是:“或许能真实地抵达这个世界的,能确切抵达梦想的,不是不顾一切投入想象的狂热,而是务实、谦卑的,甚至你自己都看不起的可怜的隐忍。”

  我的一位同事,去臧林所在的新建镇担任党委书记之职,工作变动之际,几乎所有的人都对他以后的仕途给予祝福,这是人之常情。我却给他带上这样的话:“去好好建设我的家乡吧,建设不好,别回来!”他听了哈哈大笑,可能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给他送行吧。我却是极认真地,在内心里,是让他代我去建设家乡了,我渴望着家乡有一个科学的规划,呈现出令人欣喜的变化,小镇上的人们都有更富足的生活和一个崭新的风貌。

三.常回家乡看看

前段时间跟一朋友聊天,她说自己的朋友圈从来不发老家的照片,感觉好别扭,怕同事笑话。我听了笑笑,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前三分之二的故事都精彩和走心,后面三分之一的内容有些草草了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