幼稚到别人说什么不能干就不能干,当孙悟空忘记了自己是齐天大圣

  随你的青春,展世界的繁华!老了,是一种更加悠远的积淀。当真正的心老时,说着那一切的喧嚣都显得那么苍白。该去做自己的事情就去选择自己的事情,正因为老了才能够用一种独特的沉稳的目光去看待人生。旁人再给你一些虚假的笑脸时,你得以用一份淡然的大气去回应,并没有谁比谁高出一颗心脏的生命。想要去追逐自己想要的事情,就在掌心里追逐,若不想,便做着一些恰当的选择。那些宿命里的责任,从来没有说多了、少了多少。做好自己,属于自己。

       
花谢花开,只因岁月的真实;苦乐常随,皆因生活的味道;人生都是刹那,青春也不过就是一瞬。生命的花香艳过浓过后,留下的便是最真实的本色。岁月深处,无论你历经沧桑还是携手繁华,而人生旅途上镌刻着的,都是生命相同的痕迹。世界太过离奇,虽然我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但一定知道自己不要什么。
不管生活给了我们幸福,还是给了我们痛苦,相信这都是岁月最合理的安排。

岁月终究会苍老,像枯萎的落叶被万能的大地吞噬。但曾经相守的日子会一直闪耀着金光,照亮每一个人走向完美的终点。

当孙悟空忘记了自己是齐天大圣,要去西天取经时,他已经忘记了自我,在一个巨大陷阱中始终走不出来,这陷阱就是如来的掌心,所有神仙都怕孙悟空,那个曾经搅得天翻地覆的孙悟空,所以他们一起努力,一起撒谎,一起让孙悟空记不起前世今生,让他活在神仙为他创造的世界里,成为他们想让他成为的模样。一旦孙悟空做出他们认为不妥的事,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就会发生作用,让曾经天地为之敬畏,众仙为之惶恐的齐天大圣痛不欲生,缴销投降,久而久之,孙悟空已不在是那个无人能打败的齐天大圣,而能打败孙悟空的只有孙悟空自己。

我好累,却再也不想哭了。我怕孤独,可更怕无效付出的后果。

  我的青春何时荒芜?一如歌曲里,荒草丛生的年头。

        活着,就朝一个方向奋争,不管是什么样的命运。
我们都是平凡人生,而正是这样平凡,才成就了人生的伟大。生活就是这么任性,无论我们空悲空欢,还是常眷常恋,它都不会放纵我们的情感。

我们一直游走在现实的边缘,寻找突破口。然而,乐观奋进的那颗初心一直肩并肩伴随着我们一路前行,拾掇一份又一份岁月的精彩。

我们的一生都在寻找自己。从呱呱落地,来到这未知的世界,我们被周遭的一切潜移默化的影响着,直到归于尘土,我们一直活在别人的期望中,究竟什么是对,什么是错,何人能说清?生活是美好的,可生活也是残酷的。我们能真的做自己吗?人生就是一场修行,在是非对错之间游走,在别人与自己之间挣扎,在现实与梦想之间彷徨。如果做神仙可以让你拥有法力,但却要拿走你的心,忘记一切,无法感知快乐与痛苦,你真的愿意吗?

夜,太漫长。

  身属地位的枷锁、周遭人事的枷锁、亲近信任的枷锁、时代更迭的枷锁、大众命运的枷锁…一层、又一层,禁锢着、禁锢了,让你喘息不了。像一头被掐死了野性的猛兽,逐渐的在一次次地挣扎下割断了它体内仅存的——神经递质,然后掐灭了它的灵魂。

       
红尘路上,我们只需拿出生命的真实,随遇而安,顺其自然。只问深情,只问盛放。爱你所爱,行你所行,无问西东。

我们内心的火焰一直在燃烧,多少风雨都无法熄灭它,它始终是精神家园的图腾,引领我们走向远方。。。

“我要这天,再遮不住我眼,要这地,再埋不了我心,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,要那诸佛,都烟消云散!”这才是真正的孙悟空,跟随自己心意的孙悟空。当孙悟空是自己的时候,无人可以打败。这个世界上任何说你不可以都没有用,唯独你自己说不可以那便不可以了。

斑马斑马代表歌词:“斑马斑马,你还记得我吗?我是只会唱歌的傻瓜”我一路执着的坚持梦想,尽管是如此孤独的坚持,在别人冷漠无情的嘲讽中,我的翅膀磨出血,灵魂疼痛难忍,穿着破旧的鞋走遍大街小巷,但风吹雨打我从未停滞,我有我的选择,为此付出责无旁贷,矢志不渝。从不感到恐惧,因理想即是生命。

  你跟我说,青春的绚烂,花色的绮丽。所以,我们应该追逐青春,在青春的脊背上放肆着年华的喧嚣。

       
纵然会有风情万种,纵然会有鸟语花香,纵然会有太多太多的尘缘,在岁月里执见,但属于每个人最真实的情怀,也只能是曾在心里,曾在目光里触痛过自己灵魂的那份力量,和那个看似在生活中变了味,而内心却依然坚守着约定的初心。世俗喧嚣,太过热闹,一颗被浮躁包裹的灵魂,很难以优雅的姿态,用真实的自我去打磨岁月的锋芒。生活本来就是这样,所有的真相都是被形式包装过后的假设,而更多人却总是困扰在真相与假设的这段距离中,把自己丢失。无论何国何人,大都得承认:爱己,是一件应当的事儿,这便是生命保存的意义,也就是继续生命的根基。

你是无语伦比,超凡脱俗的,你是喧嚣世界的唯一。

繁华的世界,高度的文明,将你我禁锢在枷锁中,每个人都有逃离不出的掌心,我们都活在周遭为我们形成的世界里。我们不知道边界在哪儿,但我们在努力的创造属于自己的时代,在摸索中磕磕绊绊,在混沌中前行,我们在寻找着自己:“这个天地,我来过,我奋战过,我深爱过,我不在乎结局”。

受了点伤代表歌词:“死心,失望,会比较简单。却心有不甘。”我无法逃避失败的厄运,时常陷入烦恼的僵局,岁月很伤,一次次在甜蜜冻结之后,于幻觉之中迷失自我,如果就这么让我放弃一个人一些东西,那是只有自己才能懂的撕心裂肺和窒息感。惰性和与其相抗的博弈,只是告诉自己,你要走下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